极速快三秒开的平台

赞! 这条“看不见的供给线”守护着广州!

一线粤企战“疫”在冲刺

2020-02-13 10:16:58 信息时报 文/图:王智汛/胡瀛斌

大疫当前,医务人员坚守岗位全力抗疫。作为广东省、广州市指定防疫重要物资收储企业的广州医药有限公司(下称“广州医药”),奔走在全国以及世界各地,为保障医院药品和医用耗材的供应坚守“看不见的供给线”,成了与医护人员并肩作战的战士。他们活跃在很多场景。

除夕夜,为了收储最紧缺的防护服,公司总裁与采购总监深夜蹲点,建立起持续的供应渠道;大年初一,留守广州的员工走访多家市内口罩制作厂,全力为广州打通口罩储备;大年初七,广州口罩预约购买上线,为了让更多市民买得到口罩,减少聚集和排队,零售和电商的同事通宵达旦分装;大年初八,物流团队远征外省,在交通多处被封的情况下,把应急原料运往广东;初十,公司董事长上阵协调海外供应商,把紧缺药品从第三世界国家成功运抵广州……

“在口罩等商品狂涨之时,坚持不提价,全力稳定市场,保障供应。”——这是广州医药人的承诺。

采购防护服

坚守三天打通防护服持续补给线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除了疫情严重的湖北省外,广州多家新冠肺炎定点救治医院也相继出现防护物资紧缺的情况。作为医药承储单位的广州医药接到了一个重要任务——为广州市医院调集、采购医疗防护物资。但是,平时市场对于防护物资的需求量并不多,加上春节期间生产企业停产、物流停运等因素,所以调集采购任务十分艰巨。“防护服、口罩并非我们的常规储备,当出现疫情时,让我们面临比较大的一个挑战。”广州医药董事、总裁陈光焰说。

无货、秒光……一条又一条坏消息陆续传回公司总部。1月24日上午,采购中心副总监侯康彦在一堆坏消息轰炸下,不得不走到公司所在的大同路上“闲逛”,也正是这样的“闲逛”,给防护服供给线带来了希望。“大同路上有一家销售劳保用品的店家,我走进去随口问他们有什么口罩产品。没想到他家除了口罩以外,还有防护服,我就马上收集了全部资料。”

此时此刻,找货的关键在于拿到实物。1月24日下午,得知防护服符合医用标准的陈光焰当即拍板,亲自与侯康彦一同前往对接采购业务,并连夜赶往位于南海盐步的一级代理商处,采购紧缺的防护服。“这是厦门一个生产出口防护服的品牌,代理已经预定了几十万元的防护服将在新年期间陆续到货,我们现场出示了政府的文件,并向代理以及厂家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希望他们能够把防护服供应给我们。”

从除夕晚上到初一凌晨一点,陈光焰与侯康彦经过多次努力,终于说服了供应商。不过,疫情防控需要持续一段时间,仅这一批次的防护服无法持续保障一线医护,陈光焰坚持打通持续供应渠道。连续三天,陈光焰都坚持蹲点现场,继续深挖,终于拿到了少量多批的货源,成为填补广州定点医院空缺的重要补给。

采购口罩

供给:彻夜运作压制哄抬口罩价格

晚上11时许,在口罩生产厂家的车间前,装卸工人们正在热火朝天地把新生产出来的口罩搬上广州医药安排的物流货车上,负责清点的同事也在聚精会神地工作着。不少口罩生产厂家要求购买方自提货物,加上不断地赶工,每日生产的口罩基本都是晚上时分才能进行装车。为了第一时间保障医院和市场的供应,这样的场景几乎每个晚上都在重复着。

“每天大量的口罩进出,各单位都是第一时间急需,营运和物流的同事做了很多工作也遭了不少误解。作为储备承储单位,我们不能简单地入库出库,还要对口罩进行质量检查、抽检,确保送往各单位的口罩都符合标准。”广州医药董事王红嫣是一名经历过非典时期的战士,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她道出了一线员工们的各种艰辛。

由于货源紧张,有些厂家要求采购中心的员工到现场签合同。广州医药采购部门的同事兵分六路,分别上门到厂家,在疫情期间,所有人都尽量避免出外的情况下,他们没有考虑个人安危,心里想的只是尽可能采购更多的货品,保障医院和市场的供应。

“采购的同事声音哑了,却连水都顾不上喝;物流的同事连夜移库,累了只能伏案小盹。”王红嫣说。

据了解,通过广州医药及相关政府部门的共同努力,目前广州定点口罩销售渠道的口罩价格基本维持在全国中下水平,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市场哄抬口罩价格的情况。

零售:加班奋战保障市场供应

春节期间,健民医药、广州医药大药房都照常营业,而且顾客盈门,其中仅购买口罩的顾客,每天就有几百人。

“口罩只是我们其中一个销售的品类,但在疫情袭击之时,却成为我们最大的压力。”广州医药大药房总经理程震告诉记者,自从开始开放线下口罩销售渠道,每天早上,药店门口就会排起长队等候购买口罩,其中不少是老人家。“在允许的情况下,我们都希望能够继续保持线下购买的渠道,因为荔湾区有大量的老人家,如果让他们都通过线上进行购买,实在是太难为他们了,所以我们每天都会提前回到药店,不断改善销售的流程,减少人员聚集”。

为了让口罩更快地输送到市场上,口罩厂出厂的基本都是50、100个一包的大包装。而作为零售企业,为了让更多市民能够买到口罩,只能通过人手进行分包。每天下午,广州医药大药房总部内,35名一线员工把大包装分装成小包装。“每天健民、大药房的口罩都是在这里进行分包,平均每天都要加班超过四小时。到了周末,广州医药其他部门的党员同志们也纷纷主动加入这个队伍”。

采购药品

攻坚克难 海外急寻紧缺药品

“这个药品是医院的急需药,必须尽快在海外采购。”2月4日,广州医药收到来自政府的紧急采购需要,要求广州医药通过海外资源进行储备。生命重于泰山,疫情就是命令,作为广州医药董事长的郑坚雄亲自接手了这项任务。

“因为新冠肺炎疫情,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收紧了药品出口的监管,这对于我们海外采购是一项重大的挑战。”经过多个供应商对接,广州医药在一个发展中国家找到一批货源,但是如何运回广州成为最大的难题。这个国家交通较为落后,需要专门寻找飞机转运,而且海关出口手续繁琐。郑坚雄告诉记者,如果按照正常手续,从海外进口,光报关手续起码得7天。“我们药品第一次出境就因为手续问题被海关拦截,后来我们想尽一切办法,通过众多海外的关系快速把手续办齐,成功在2月9日把药品运抵广州”。

作为世界500强企业沃博联的成员企业,广州医药在本次疫情中发挥了拥有大量海外资源的优势,先后对接了90多家海外供应商,除了急需药品,各种防护服、口罩等紧缺资源也在陆续通过海外采购的形式供给广州。

2月10日起,各行各业开始逐步恢复正常运作。“随着各地正常复工,长期病患开始去医院看病拿药,我们向医院供应药品的任务会越来越重。一方面要确保广东省日常药品的保障供应,另外一方面要去应对防疫重要物资的供应。”陈光焰认为,接下来的任务也将进一步考验广州医药。


文/图:王智汛/胡瀛斌